• 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法律常識

    訪客 法律知識 2019-10-21 21:28:57

    交通肇事逃逸是交通肇事罪的加重情節,何為逃逸理論界存在較大的爭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交通肇事案件解釋》)第3條規定,“交通運輸肇事后逃逸”,是指在發生交通事故后,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為。司法解釋是將逃避法律追究作為逃逸的規定。

    所謂逃避法律追究,即不主動接受司法機關的調查,影響訴訟程序的進行。一些學者對解釋的規定提出質疑,認為刑法之所以規定逃逸是加重情節,主要是考慮交通肇事案件被害人往往是受到了致命傷害,很多被害人正是因為得不到及時的救助而死亡或者落下終生殘疾。肇事者在發生交通事故后應當積極救助被害人,從而避免被害人傷害的進一步擴大。

     

    「法律知識」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

     

    「法律知識」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

    因此,本著救助被害人的初衷,應當將逃逸理解為不救助被害人的行為。舉例說明,交通肇事發生后,肇事者及時將被害人送往了醫院,由于傷者傷情較重,肇事者擔心受到刑事處罰,從醫院逃離的。根據司法解釋的規定,其逃避法律的追究,應當認定為逃逸。而從救助被害人的角度理解逃避的話,則不構成逃逸。此外,將逃逸規定為加重情節也是存有爭議的。

    一些學者認為,案發后要求肇事者主動投案是不具有期待可能性的,犯罪行為人在案發后逃逸是本性,不能要求犯罪嫌疑人在案發后主動將自己置于警察的控制之下而遭受刑罰。而且,實踐中確實大量存在行為人要么構成逃逸加重情節,要么構成自首情節,不存在中間情節的案件。我們知道,自首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的情節,而逃逸是加重情節。

    按照司法解釋的規定,肇事者如果不逃避法律的追究,就應當在現場主動接受交警部門的調查。實踐中,只要肇事者不選擇逃逸,那么肯定是自愿接受公安機關調查的,如此就形成了要么構成自首要么構成逃逸的情形。

    如果不將逃逸理解為救助被害人的話還存在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案發后肇事者首先不是積極救助被害人,而是選擇報警或者采取其他的一些行為,交通肇事后及時救助被害人卻是最為關鍵的,可以說時間就是生命。如果肇事者明知被害人受了重傷,而考慮到治療費用的巨大不如死亡賠付的少,故意拖延時間,之后選擇報警,那么肇事者依舊可以認定為自首,但是一條生命就可能無法得到挽救。

     

    「法律知識」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

     

    「法律知識」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

    有人認為,交通肇事案件不同于其他案件,存在逃逸情節往往使被害人不能得到及時救助,此外也是對現場的一種破壞,進而導致案情無法查清,因此將逃逸情節作為一種加重情節予以對待。對此,有的學者提出可以在刑法中增加一個罪名,即將交通肇事逃逸的行為規定為交通肇事逃逸罪,避免將逃逸情節作為加重情節的弊端。

    本書認為,在現有法律規定下,實踐中將逃逸情節作為加重情節是罪刑法定原則的貫徹,同時本書認為對于逃逸的理解應當以不及時救助被害人為原則,如此即可以彌補法律規定的真空地帶,而且還有利于對被害人的救助。被害人的生命與司法程序的正常進行相比較的話,顯然被害人的生命更值得法律的保護。

    《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92條規定,發生交通事故后當事人逃逸的,逃逸的當事人承擔全部責任。但是,有證據證明對方當事人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責任。當事人故意破壞、偽造現場、毀滅證據的,承擔全部責任。根據該條的規定,肇事司機只要逃逸的就應當承擔事故全部責任,除非有證據證明對方有過錯,可以減輕責任。

    我們首先探討該條規定的目的是什么,也就是說立法者的立法意圖。交通肇事案件不同于其他案件,很多時候案件發生于深夜或者沒有監控的地點,所以完整的案發現場是十分重要的,一旦發生交通事故,肇事者選擇了逃逸,那么案發現場就受到了破壞,在沒有監控錄像的情況下,再想要認定責任是非常困難的。因此,上述規定將逃逸情節推定為全責。

     

    「法律知識」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

     

    「法律知識」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

    如果想要證明自己所應承擔的責任較輕,舉證責任在于肇事方,只有證據證明對方存在過錯,才能減輕責任。這是行政法中的過錯認定歸責,逃逸全責是否能夠適用刑訴法中的過錯認定規則呢,當然是不可以的。上述規定采取的過錯推定原則,即只要肇事者逃逸一般就承擔事故全部責任。一方面,逃逸是一種事后行為,而要認定刑事過錯,應當根據案發時犯罪嫌疑人的過錯來認定,不能以事后的逃逸情節來認定。

    另一方面,刑事案件一個重要原則就是無罪推定原則,不能因為逃逸導致事實無法查清就進行過錯推定,根據刑事證據規則,在事實查不清的情況下,應當有利于犯罪嫌疑人,不管這種情況是不是犯罪嫌疑人造成的。第92條第2款中規定的“當事人故意破壞、偽造現場、毀滅證據的,承擔全部責任”,同樣也是這種情況。不管現場是否系犯罪嫌疑人破壞或者偽造,在事實查不清的情況下,應當有利于犯罪嫌疑人,這條刑法基本原則是不容挑戰的。

    綜上,本書認為,逃逸承擔全責的規定可以適用于行政法的認定,即對于交警部門處理交通事故的責任認定可以適用,但是在刑事訴訟中,不能作為刑事證據用于證明犯罪嫌疑人的過錯情況。認定犯罪嫌疑人的過錯,應當根據查清的案發時犯罪嫌疑人的過錯進行認定,對于事實不清的應當有利于犯罪嫌疑人。

    舉一案例說明,甲駕駛機動車撞了乙(排除故意犯罪)后逃逸。后經鑒定,乙構成重傷。事故認定甲逃逸,因此應當承擔事故全部責任。公安機關以甲涉嫌交通肇事罪并具有逃逸加重情節移送審查起訴。

     

    「法律知識」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

     

    「法律知識」對交通肇事逃逸情節的認定

    根據《交通肇事案件解釋》第2條的規定,致一人重傷,有逃逸情節,承擔事故全責或主要責任的,構成交通肇事罪。如果構成交通肇事罪,逃逸情節則是加重情節,應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事故認定書認定甲承擔事故全部責任時,認為甲違反了兩條規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條規定,“機動車駕駛人應當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的規定,按照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文明駕駛”。《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92條規定,“發生交通事故后當事人逃逸的,逃逸的當事人承擔全部責任”。本書認為,公安機關的認定存在多重評價的問題,該案不構成犯罪。

    首先,交通事故認定書的認定是否合理。認定書認定“機動車駕駛人應當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的規定,按照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文明駕駛”,該條規定并不能證實甲在案發時是否存在過錯,此外關于逃逸的認定也無法證明案發時甲存在過錯。

    因此,在責任認定上,雖然交通管理部門認定行為人負全責,該證據可以作為行政處理的證據,但是不能作為刑事證據使用。縱使能夠認定甲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致一人重傷具有逃逸情節才構成犯罪,在對責任認定時已經將逃逸情節作為過錯的認定情節,再將逃逸作為犯罪構成要件的情節,則存在重復評價問題,之后再將逃逸情節作為加重情節的話,那么逃逸情節被運用了三次,存在重復評價的問題。本案中,無法認定甲在案發時存在過錯,因此甲不構成交通肇事罪。

    版權聲明

    本站搜集來源于網絡,如侵犯到任何版權問題,請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將及時予與刪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